《天禄永昌·瑞鹿铜塑香薰》

2018-03-29 来源:宽带山

鹿因其灵动而不失温顺的天性被赋予了丰富的寓意,文学、音乐、美术、宗教、建筑、医学等各个领域中均有鹿的一席之地。

《诗经·大雅·灵台》云:“王在灵囿,麀鹿攸伏。”在宫苑御囿中养鹿的习俗,早在西周文王时代已有之。

雄鹿角巨身健,以喻帝位皇权。《史记.淮阴侯列传》语:“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

“鹿”与“禄”同音。禄,《说文》释为“福”。乾隆五十八年(1793),皇帝作《集古玉印百庋檀匣因作歌》。所集印中有一枚“天禄永昌”青玉覆斗纽方印,典出《论语》,有祈求天福常临、国祚永昌之意。

“天禄”即“天鹿”,皇家之鹿。在今故宫御花园西南,有一座高台名“观鹿台”,台下尚存有一道半圆形的鹿圈围栏地基遗址,与御花园东南角的鹤圈形成象征福寿绵长的“鹤鹿同春”之景。紫禁城储秀宫前有一对铜鹿和铜龙,颐和园乐寿堂前也陈设着一组铜鹿、铜鹤、铜瓶,取意“六合太平”。清宫旧藏亦不乏以“鹿”为主题的古董珍玩,如五代绢本设色《丹枫呦鹿图》、北宋缂丝紫天鹿、“何朝宗”款德化窑鹤鹿仙人、乾隆年制鹿角交椅等等,不胜枚举。足见皇家对鹿的形象与寓意情有独钟。

时至今日,故宫博物院致力于保护文物、弘扬文化,不断思考并探索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与当代生活美学的契合点。如果要以一件衍生于故宫珍玩宝藏的艺术品向中国传统文化、当代生活美学致敬,让“天禄永昌”的美好愿景无限延伸开去,还有什么比一尊鹿形铜熏炉更合适呢?

今天下午在保利艺术中心

举行了陈巧生新品香炉展开幕仪式及座谈会

展示了其近三十件创作精品

随后在苏州博物馆

举行了陈巧生瑞鹿铜塑熏炉

故宫文创、保利文创、金马堂联合首发仪式

陈巧生、陈冠臻父子和金马堂文化董事长陈捷共同揭幕

金马堂文化董事长陈捷和陈巧生在中国美院动漫多媒体学院院长陆海燕、苏州博物馆副馆长钱兆悦、北京故宫合作方代表马克、保利文化集团保利文创负责人何辉的见证下进行签约。

据统计,在故宫博物院收藏的清宫旧藏中,有五百三十件“宣德炉”文物,其铸造年代跨越明清两朝,流传有序。其中的瑞兽肖形炉以其形制高古、惟妙惟肖、工艺复杂而深受帝王宝爱。《宣德鼎彝图谱》中所载的“金猊炉”照元朝姜铸鎏金款式铸造,“大甪端金炉”照唐天宝局铸造、“衔香金鹤炉”照元朝内府铸造。

金马堂植根于中国经典文化,力推文创精品,联合故宫文创、保利文创与苏州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陈巧生合作而成“瑞鹿铜塑香薰”,造型受三代吉金、《考古图》、《宣和博古图》、《宣德鼎彝谱》启发,经陈巧生妙手匠心,寓意隽永,精雅妙致,它的功用惠及厅堂书斋,气质丰华。

“瑞鹿铜塑香薰” 高约28厘米,腹内置香,设计巧妙。雄鹿宛如回首望月,目光如水,身形矫健,刚柔并济。熏炉质地细腻,皮色古雅,通体嵌金,颇似清宫旧藏“行有恒堂”款冲耳乳足炉与明代狮耳鼎式柱足炉的点金工艺,令人爱不释手。

炉香乍热,红尘蒙熏,随处结祥云。李白诗云:“博山炉中沉香火,双烟一气凌紫霞。”道尽香事从器至味至形的无穷妙处。北宋黄庭坚称香有十德:感格鬼神、清净身心、能拂污秽、能觉睡眠、静中成友、久藏不朽、常用无碍。故古时上至宫廷庙堂,下至山野书斋,鲜有不用香者。故宫所藏宋徽宗《听琴图》中抚琴者身侧的白瓷炉香烟袅袅,明代画家文征明《猗兰室图卷》中的调琴隐士前置有铜炉,《红楼梦》第五十三回中亦有一段贾母在花厅摆酒席,几上设炉瓶三事,焚着御赐百合宫香的描写。“瑞鹿铜塑香薰”师古而不泥古,出入古今,气象捭阖,实为当代珍玩。


标签: 天禄永昌| 瑞鹿铜塑香薰| 金马堂| 编辑:郑昊斌

网友评论

 免责声明:kds资讯部分资源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问题敬请告知,我们会立即处理。本站资源如果没有特殊声明,一律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和盗用